箴言SN

高三闭关

每次有人翻以前的文并且点赞都没来由的心慌😂

高三才过了两个月已经觉得好累啊。永远做不完的作业和考试,现在还要因为参加体育活动弄得腿更加不好了。
老人家的风湿骨痛太难受了。(;•͈́༚•͈̀)体验过得都说痛😖。

今天的我可厉害了。

绝地排名19,开着我的车碾死了五个人。

(oφO)

希望一年半后我能活着看到这行字😂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甚至酿克酿可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长微博现在被屏蔽了,大约明天能恢复,希望大家明天关注一下),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这算是之前大奥的后续吧,总之各位新年快乐【比心❤】

【2018佐鸣迎新会】:

单人组


文手:箴言SN


主题:烟花 春






烟花三月,春意盎然


(1)


“ 将军大人 驾到!” 一排排整齐有序的男子女子随着呼声一个接一个的跪拜下去。


此时已是将军大人亲政三载,百姓安居乐业,中奥安稳,大奥和睦。


随着御坊主的脚步进入大奥,最先起身的是御台所宁次,接着便是已成为上臈御年寄的鼬和侧室佐 助,紧跟着便是雏田以及其他被选入大奥的侧室以及高品级的女官们。


等到在御殿中用完早膳处理完政事,御年寄鼬适时地进入。


“ 将军大人,这是这个月需要安排的活动。” 鼬呈上规划表给鸣人过目。


“ 本次的新年祭典按照旧年的惯例,是可以开放江户城让百姓和江户城中大奥的各位能一起庆祝正 月的。不知道将军大人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吩咐,如果没有就按照惯例准备了。”


“ 嗯………其他的可以照旧。” 鸣人放下手中的文书,“ 但是有一件是需要鼬哥和止水哥帮忙了。”


“ 旦请吩咐。”


(2)


千鸟阁中


“ 来,小昭和,到这里来。” 一个小小的婴儿在侍女的搀扶下摇摇摆摆的向对面的宫装美人走去,快 要走到时就被美人一下子抱起。


“ 小昭和真是厉害,那么快就能走这么远,真是厉害。” 美人开心地亲了一下婴儿,婴儿很快呵呵呵 的笑起来。


“ 二哥真是喜欢小孩子啊。” 在一旁的恰拉扶着再次怀孕的面麻坐下,侍女马上端上温热的茶水。恰 拉接过茶水,轻呡一口觉得水温合适才伺候着面麻喝下。


“ 可不是吗?当时昭和刚出生时,人人都说昭和长得像你们两兄弟。可是这昭和就是不喜欢被他爸 爸抱着,每次一抱就哭个不停。可是每次佐助抱他,他就笑个不停。” 面麻摸着还没有再次凸显的 肚子笑道,“ 不知道这次的这个孩子又会像谁呢?”


恰拉傻笑着把手搭上面麻放在肚子上的手,“ 我希望这个孩子像面麻,而且最好是个女孩子。那我 们就可以一起保护她,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


“ 恰拉………” “ 面麻…………”


“ 咳咳。” 一旁抱着昭和的佐助咳嗽示意两人注意一下。昭和乖巧地坐在他怀中,睁着和佐助如出一 辙的眼睛,只不过眼睛的颜色随了面麻。


不知道自己以后的孩子会不会和昭和一样呢?看着怀里乖巧的昭和,佐助也开始想像着自己的孩 子。


“ 话说佐助你也和鸣人成婚三年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啊?” 面麻转头看着对着自己儿子发呆的佐助问 道。


这种事情其实本不应该由面麻来问,可是自从鸣人亲政以来,玖辛奈夫妇就十分担心鸣人膝下的子 嗣稀薄,尤其是面麻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以后。即使面麻和鸣人同样是玖辛奈的儿子,但是面麻已经 出嫁,他的孩子都是姓宇智波,不姓漩涡。前几任将军也没有子嗣,所以传承的重任依旧在鸣人的 身上压的很重。


佐助苦笑了一下,摸着昭和乱翘的头发说“ 面麻啊,你是没有体验过这大奥的生活是有多无趣。鸣 人平时处理政务都已经处理地要死要活的,哪里还有时间来大奥啊。好不容易有时间来了,还要先 向哥哥请示,再由哥哥告诉我做好准备晚上去侍寝。你们两夫妻在外面随意惯了不知道这行房时外 面还有人隔着屏风听着,鸣人面皮子薄,这事情多了他就不肯再做了。”


面麻两夫夫听了面面相觑,心里感到尴尬。这和偷窥有什么区别吗?只不过是光明正大的偷窥罢 了。


“ 二哥当年可是从来不遵循规矩做事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怎么现在入了宫反而还不如从前了?” 恰拉伸手抱过儿子逗弄,可是昭和并不理会自己的父亲,这让恰拉十分尴尬。


佐助无奈扶额“ 因为哥哥在我入大奥之前把我教训了一顿,他让我小心点不然我以后的日子不好 过。刚开始我还不当真,后来发现哥哥竟然也进了宫还当了上臈御年寄,总管整个大奥。” 伸手抱 会快要被父亲弄到哭泣的昭和,继续道“ 有一次我和我爱罗起了争执,哥哥把我关了整整一个月不 让我去见鸣人,就此之后怎么还敢肆意妄为。”


鼬哥哥,真是个神人。


面麻和恰拉心中纷纷佩服。


(3)


时间飞逝,正月悄然到来。大奥中的女官们各自打扮起来,毕竟这是一年中少有的休息。大奥除了 是贵族小姐们工作和终老的地方,还是一些商人女儿们历练的地方。他们在历练一些时日后就能离 开大奥自行婚配,所以正月也是他们能够与家人相聚的日子。


鸣人在正月祭典开始前几天已经通宵把政务处理完毕。


“ 哟西,完成完这些东西我就可以准备我自己的节目了。” 看着鼬通过止水捎带回来的物品,鸣人信 心慢慢地想到。


说到就要做到。鸣人马上在自己的侦查下找到了一个人烟稀少且空旷的地方准备。


这样,佐助就会喜欢的吧。


(4)


正月祭典一开始,大奥中的各位都在享受着愉快的时光。平常政务繁忙的将军大人和无所事事的夫 人们都加入到了这场狂欢之中。


“ 佐助,快看这个……!!!” “ 噢噢噢哦哦!!!还有这个,哇啊啊啊啊啊好好吃,婆婆你做的丸子又有进步了。” “ 还有手打大叔的拉面,果然还是最好吃的!!!!!!”


佐助跟在鸣人的后面帮他拿着买回来的一份份小吃,“ 鸣人,吃完再买,都拿不了了。” 佐助对着前 面跑的飞快地鸣人喊话。


“ 诶呀,佐助也一起吃嘛。这些都是平时大奥里没有的吃的东西哟。来,张口,啊~~”


佐助招架不住鸣人的热情,乖乖想开口吃下了鸣人喂过来的丸子,“ 怎么样佐助,好吃吧?!!”


看着鸣人闪烁的大眼睛,佐助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 哈,我都说很好吃的吧,来多吃点吧。” 在鸣人的热情服务下,一大半的吃食都下了佐助的肚子 里。


“ 啊,好饱啊!” 摸着吃得圆滚滚的肚子,鸣人看着祭典就快要结束了便拖着佐助来到了目的地。


“ 那,这个给你。” 鸣人把准备好的东西递到佐助面前,“ 这是?” 佐助看着一条细细长长的绳子,绳 子的末端不知连接到何处。


“ 佐助扯一下它吧,会有惊喜哦。” 鸣人睁着圆滚滚的眼睛期待地望着佐助。


这个吊车尾的又有什么古灵精怪的点子。佐助拒绝不了鸣人热情的眼光,拉了几下绳子。


“ 然后呢?”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佐助扶额问道“ 你又准备了什么………”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 天上发出的光亮吸引了佐助的注意力。


“ 嘻嘻,本将军准备的可是独一无二的烟花,只送给我最爱的人。怎么样,漂亮吧?”


佐助没有回答,鸣人看着旁边望着天空闪耀的烟花出神的佐助,觉得这几天辛勤工作得到的付出都 是值得的。


“ 吊车尾的………你这几天都在准备这些烟花吗?” 两旁垂下的头发挡住了佐助脸上的表情,鸣人并没 有感觉到佐助的异样,只是转过头给了佐助一个爽朗的笑容。


“ 是不是很感动啊?”


“ 嗯………那你为什么会想到要准备烟花?”


“ 因为很罕见,我想着佐助会喜欢这些稀奇玩意儿。自从入主大奥后,佐助就不像从前那么潇洒自 由的活着了,每天都要重复着无聊的生活。我记得有一次佐助犯了错就被鼬哥哥关了起来反省。以 前的佐助无论怎么犯错都不会被关起来反省更不会乖乖地接受处罚。佐助在大奥过得并不快乐,佐 助不希望也不喜欢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这些我全部都知道,可是我是将军,你是侧室夫人,我们 都有自己要承担的东西。” 鸣人停下抓起佐助的手 “ 可是我希望佐助活的快乐,所以请佐助像烟花一样,肆意地绽放自己,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


夜空中的烟花还在继续,烟火下的两人静静地望着对方。


“ 鸣人………” 佐助轻轻弯下身抱住鸣人,“ 难得你个吊车尾开窍能明白我的心思。


轻吻着许久没有接触的人,“ 我在大奥并没有不开心。在我进入大奥之前哥哥就已经和我说过了, 除了我之外你肯定还会有其他人,就算你在不喜欢他们,他们都是你稳固幕府政局的棋子。所以, 即使我不喜欢和他们相处,但是我还是会以你的利益为重。而且我很高兴也很庆幸我能得到你的 爱。这是他们不曾拥有的,是独属我一人的,来自将军的宠爱。”


“ 而且我不开心也只是你最近少来看我了。”


鸣人半信半疑地看着佐助“ 真得吗?”


佐助苦笑道“ 不然呢?”


“ 哼,在这种时候佐助还撒谎。平时佐助从来不会笑的,而且都是嘲讽我蠢,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会 理解我了。”


果然是瞒不住的。佐助心道,“ 好吧吊车尾的,我也不拐弯抹角的说了。 实话说每次面麻带着昭和来的时候我都特别开心,甚至想过如果昭和是我俩的孩子那该多好啊。每 次我看着面麻两夫妻成双入对的,你知道我有多羡慕吗?面麻他们两个少年夫妻,不过是早了我们 差不多一年成亲罢了。现在第二个孩子都已经快出生了,而你总是以政务繁忙而不来找我。你知道 我忍得有多辛苦!有时候你陪我赏月饮酒的时候我有多想直接要了你,可是要是被哥哥知道了,我 又会被哥哥以违反规矩的理由关起来,那时候想见你都没机会了。所以鸣人,多来找找我吧。”


“ 佐助……” 鸣人看着佐助的眼睛,里面是满满的火焰,“ 对不起,佐助…………我………忽视了你的感受。 一直以来都是佐助在包容我的小任性。”


我希望我也能包容佐助的一切,无论痛苦还是快乐。


佐助看着时机正好,于是趁热打铁,乘胜追击提出自己的愿望“ 那………我们………是不是也该赶上面 麻他们的进程了。”


在烟火的照耀下,顶着俊美的容颜说着如此隐晦的情话,一切令鸣人不禁红了脸,转过头怯怯地说 道“ 如果是佐助的愿望,我还是能努力完成的。毕竟我可是将军大人哦!”


佐助看着怀中的人,终于展开了发自内心的笑“ 那妾身就等着将军大人完成妾身的愿望了。”


鸣人亲热地回吻爱人,“ 其实我只是不习惯外面有人听着罢了,而且每次佐助都太猛了,一点都不 会体谅我。第二天处理政务坐着腰酸背痛难受地要紧。”


“ 鸣人你是将军,这些旧制可以自行修改。至于痛嘛,多做几次就习惯了。”


“ 正好正月过去了,很快就要到春天了。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能免去和那些老中一起处理政务。”


“ 到时候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等你适应。春天可是播种的时候,鸣人你可要准备好了。我会好 好在你身体里耕种,等到秋天就应该能够收货了。”


“ 佐助你个大头鬼,怎么这么流氓!!”


“ 我从前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是将军大人没有留心而已。在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让将军大人重新 好好地认识我。”


END




 @箴言SN 



是时候来个2017年总结了!!!!!!(又名文手转行安利游戏)

#没事凑个热闹,顺便安利


总得来说,2017是一个颇为坎坷的一年。


刚过完元旦两个星期,我就和男朋友(maybe)say goodbye了。当时还说老天是不是要我找个新的谈恋爱。然而并没有出现什么所谓的白马王子。


然后就过了一个很挫的年。


最后自己想想这不是办法,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渣男搞垮自己,然后我选择了玩刀剑乱舞。






刚开始是冲着小狐三日去的,后来却被长谷部迅速吸引。




啊!!就是你了,我的命定之人。听上去很奇特,但是长谷部这个主厨对于我这个失魂落魄的人来说简直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并且迅速迷恋上哈贝贝。


#下面开始我的单口相声


跟着长谷部在一起真得很好,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嫌弃我烦。每天都会等我按时上线,替我批改公文。


以后第一次的太鼓钟贞宗搜查活动时,刚好星期六是520,然后我带着他们去搜查,哪知道搜查了一天都没带回sada酱。心里就有点失望,隔着屏幕和长谷部说


“长谷部啊,你说520这一天你都没有给我带会礼物,521是不是要补偿一下啊。”


果然长谷部就是天使!!!!!!!


他真的在521这一天的终于把sada酱接了回来,开心死我了!!!!!抱着长谷部给他大大的一个吻!!




也因为刀剑我还认识了我的病友。她还把我一脚揣进了声优坑,然后我心中大mamo的帅气形象就这样被毁掉了。


(PS:她是个被厨,也很喜欢前野)


紧接着看到了关注已久的太太的安利。


这是什么鬼?战刻夜血?织田信长?不就是那个把我家哈贝贝送人的家伙吗?我肯定不会选他的,绝对不会爱他!!!


然后默默地看了看声优表………………


信长大人请再爱我一遍!!!!形象的配音是我们的mori桑,BxxL界的帝王啊!!!声音超级苏!!!!瞬间什么前男友和再找一个的想法都抛掷脑后。


开心的和信长相亲相爱。






然后愉快的考完了期末,看着成绩单,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美色误国了。






然后开始谋划我的暑假之旅。飞到了上海参加了佐鸣only漫展,说个大实话,这是我如果最精致的漫展。我觉得yaka也比不上它。


16年在广州参加了妖都的佐鸣only,第一次见到了酿总,当时还是个小透明,看到酿总的时候觉得哇!!是个御姐,我的菜。


今年再去魔都参加only,在二楼看一楼的酿总时觉得有点亲切?……………嗯?肯定是我心态变了


反正最后是过了美好的一天,和群里的几位面了基。都是很好的朋友,就是为什么你们高的有些离谱。我和非梦(抖s患者,妻奴)现在他们旁边显得特别矮,还有你们这群人明知道我矮就不要说出来嘛!!!!


后面他们还要在群上提起这件事,然后我就回了她。

“在你心里,我是不是两米八啊?”






再后来过了国庆后要备考,所以更文更得也很少了,平时主要是在偷摸摸地视女/干Φ你们| ᐕ)⁾⁾



某一天我被我爸妈关在了车里,他们出去买菜时,无聊地刷lof,看到了酿总的更新。


“天哪,这个小哥哥好可爱啊!!!!想太阳!!!”


对,这个小哥哥就是安迷修。然后我就光荣地跳坑了,跳了雷安不够还跳了瑞金瑞嘉(我喜欢这对大三角!!!)


雷安真得好好吃!!!雷狮给我一种老流氓的气息,加上安迷修见到他就会讨伐他,而且会炸毛……………


还有各位太太们的粮太好吃了,给太太们大大的一个赞!!!!





还有最近玩的恋与制作人,我挺喜欢的(果然我是个喜欢立flag的女人)


刚开始玩的时候就被李泽言怼,还要怼得体无完肤。


然后回去我就和病友说,我绝对不会喜欢这个家伙的,嘴巴那么毒!!!!


病友看了我一眼,“我觉得你会爱上他。”


“怎么可能呢,你看着吧!!!”




之后去了b站看了第十章剧情…………


“李泽言有这么好!!!”


“你看我都说你会喜欢他的………”


总结下来,2017就是和纸片人谈恋爱的一年,也是我玩游戏最多的一年。


我感觉我以后要是不想写文,我可以直播玩游戏。毕竟我还是玩的666的。


悄咪咪的说一句,昨天我抽到了一张许墨的ssr,白起周棋洛的元旦限定sr到手!!!!










也希望大家新的一年会有好的开始,遇见自己喜欢的人,认识很多的朋友,产更多的粮。(起码不用像病友蹲在北极圈里瑟瑟发抖(⑉°з°)-♡)


HAPPY   NEW   YEAR!!!!!!!

大奥男将军与他的三千后宫(一)【改】

#文章前面发过,现如今又增加和改动情节

#最近大概能更多一点吧。

#注意!!!!此为多人恋爱向,请参考题目。

#最后看回去我好像在给你们讲科普文一样


连接将军居住的中奥与将军的后宫们所居住的大奥的唯一通道,名为御铃廊。

能从此进入的男子只有将军一人。

                                                                             ——大奥
   

“将军大人,是时候接受大奥里各位的早礼了。”

尚且在沉睡中的鸣人被小姓(侍从)这一声突然清醒过来。映入眼中的不再是熟悉的天花板,转过头发现一众仆从恭敬地等待着自己。

“将军大人,请洗漱更衣。”一旁的小姓提醒道。

“哦……啊……好的。”鸣人从迷糊中勉强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站起身任由小姓们为他洗漱穿戴。

“将军大人,请到御铃廊接受早礼。”

就在鸣人在众人的簇拥下快要来到那一扇禁闭的门前的时候,女中赶忙摇动门边的御铃,很快便听到里面的人匆忙前行的脚步声以及一声洪亮的

“将军大人,驾到。”

门锁也随着声音的响起而被打开。当鸣人来到门前时,一众后宫一个接一个地向他跪拜。缓缓地,鸣人跟随着御坊主的脚步前行,身后的人也跟着一个接一个地起身跟随鸣人的脚步向前行。

待到鸣人以及他的后宫们离开后,身后的门锁也再次被锁上。

欢迎来到大奥,不见血的修罗场。


在御目见以上的引领下,鸣人在御殿中用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用罢,鸣人召来了御年寄找来历代幕府的相关资料并询问了许多事情。

到午饭时候,鸣人努力地回想着自己所了解到的资料和刚刚御年寄的回答。经过大概的梳理才知道现在的情况。

现在自己处在的地方是叫木叶幕府,而自己是幕府的第七代将军。前几任的将军除了第一二任的千手柱间以及千手扉间已经逝去,其余几位已经在火之国过着平静的生活。

不过从第四代将军开始,都是由女将军继任。常年的战争以及男子出生率过低,多数的体力活都压在了女子的身上,而将军的继任也是如此。

本来第七代将军也是位女子才对,可是第四代将军漩涡玖辛奈的大奥只有波风水门这一位御台所。

大奥的生活始终对于这对真心相爱的夫妻太过压抑,中奥施加的压力让玖辛奈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将军之位。而在离开幕府五年后,漩涡玖辛奈与波风水门迎来了他们的一对双胞胎
——漩涡鸣人和波风面麻。

可是玖辛奈离开时并没有后嗣,于是中奥的各位便寻回了千手柱间的孙女——千手纲手继任第五代将军。可这纲手将军总是想着赌钱导致幕府财政出现赤字,无奈之下,纲手便选择了野原琳成为第六代幕府将军。自己更是可以肆无忌惮地出去赌钱了。

野原琳这位女将军也是十分聪慧的人,不但解决了纲手留下的烂摊子,还让幕府的统治更加的稳固。和平的到来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稳定,人口也逐渐增加,而男子也不再向以前那么稀少了。

而在前段时候,第四代将军的儿子漩涡鸣人与波风面麻过完了他们的16岁生日,这代表着鸣人或者面麻到了可以接手幕府的时候了。

可是这就麻烦了,应该选谁呢?

前面两位女将军都没有留下子嗣,于是便顺理成章的就在面麻和鸣人中间选择了。

幕府的规矩是立长,并且漩涡姓也是贵族。所以便由鸣人便入住幕府,面麻则封为亲王,巩固兄长的地位。

“原来爸爸妈妈也还活着,而且我还多了一个弟弟!”

鸣人在心里想着,“如果爸爸是御台所的话,那么我也应该有御台所吧?会是谁呢?”



又如此想法的鸣人等到午饭时提出要去大奥看看御台所时,上臈御年寄的脸色变得有些许怪异,但是良好的修养让她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姿态。

“将军大人,今天是您第一次进入大奥。早晨在御铃廊行走的时候大人可能没有注意到,除了我们这些女官之外并没有您的妻妾再此。
所以接下来我们几位御年寄以及您的父母四代将军夫妇会为您挑选一位御台所入住大奥。”

“原来是这样啊嘚吧呦。”鸣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那我的弟弟面麻可是娶亲了?”虽然是素未谋面的弟弟,但是作为哥哥还是要知道一下弟弟的情况的。

“面麻殿下在去年就已经成亲了。还有殿下请注意您的口癖。”上臈御年寄轻声提醒道。

连这个都要管真是啰嗦。

不过…………

为什么!!!!!身为哥哥的我还是条单身狗,弟弟就已经丢弃了宝贵的单身贵族卡和别人手牵手结婚了?

“那他娶得是哪家的小姐啊?”

“殿下是嫁给了宇智波家的三少爷,恰拉助。”

WHAT??!!!

宇智波??!!!

“为什么我的弟弟是嫁过去了!!不应该是他娶吗?”鸣人真是要崩溃了,怎么自己的弟弟连面都还没见上就结婚了呢??而且还是嫁出去的那个!!!!!



过了几个月

“鸣人!!妈妈爸爸回来了!”玖辛奈和水门在外游玩时被鸣人写信又请回了回来。

这是因为鸣人实在受不了中奥那些老头在自己耳边轮流催促,像一群苍蝇似的,嗡嗡嗡得让人心烦。

中奥的老中此次的目的让鸣人选择一个有权势的御台所来巩固他的将军之位。

当然自己的女儿或者儿子入选就更好,毕竟这是对自己乃至家族的好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水门开口道“我们可以在支持木叶幕府的大家族中选择。比如最出名的日向以及宇智波一族。”

“水门说的对”玖辛奈在旁说道“根据从前的规矩,鸣人你的御台所就应该从公家选择。这两个家族也都符合。”

“但是爸爸不也不是出身公家吗?不一样成为了御台所吗?”鸣人弱弱问了一句,可是却被玖辛奈一拳打到脑袋开花。

“爸爸先是入继到公家家族三条氏中才继而进入大奥的。”水门淡淡的说道,“而且鸣人的侧室也得是从有名望的家族选出,无论是出身公家还是武家。”

鸣人听到也是不解,开口问“为什么?爸爸?我不是只用有御台所一个就可以了吗?为什么需要侧室?”

“因为你的御台所已经准备在宇智波或者日向或者其他名门中选择,”

“而身为御台所的他,无论是男是女,都不会被允许诞下你的孩子。”

“这是因为他们来自于公家的贵族。”

“但是你需要子嗣,所以侧室的存在是必要的。”

“但是妈妈!”鸣人问道,“侧室里不也有来自公家的女子吗?为什么可以留下子嗣?”

“正室的封号为御台所,在朝廷中位居从一品,这如果出事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侧室就不同了,随便用个病死的理由搪塞了也就算了,毕竟外人可不能管那么深。”

话完,玖辛奈叹了口气“鸣人啊,侧室的病死是有意义的,就算你妈妈我在不喜欢读史还是知道那么一两个故事的。汉武帝,就曾经做过去母留子。 他为的就是让他的国家不会被女人的母家所统治。

就如你的御台所诞下子嗣,作为嫡子的孩子必然有绝对继承权,等到他元服之后又娶了一个公家女子,诞下的公家血脉就越浓厚,而我们木叶幕府有可能在他的控制下又会把权利交还回火之国。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我们不允许御台所诞下子嗣。
而如果有必要,”玖辛奈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你的侧室也动了效仿唐武皇后的心思,那妈妈会毫不犹豫的除掉他。即便是你的心头挚爱。”

看着自家儿子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玖辛奈心里又是心疼他还那么年轻就要接受这些帝王策,又是害怕幕府会因为儿子的一己私欲而毁掉。

水门看着这对低头不语的母子,伸出手握住玖辛奈微微颤抖的手,轻轻拍打示意离开。

“公家的……贵族……吗?”微微的声音从嘴唇中冒出。

离开后的玖辛奈夫妇并没有回到二之丸,而是来到了花园。

“水门………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散步在小河边的玖辛奈略显自责地说道。“明明他还那么小,却要知道那么多污秽不堪的事情……………”

“早点知道也好,起码也有点心理准备,不至于真得事发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揽过依旧自责的玖辛奈,水门吻了吻她的额头开口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只是想要鸣人活的好不是吗?你把道理交给了他,最后的领悟和运用就让他自己学习使用了。”

“嗯………”靠着温暖的胸膛,微风拂过他们的脸庞,带走了他们的担心与不愉快。





而鸣人在玖辛奈夫妇离开后依旧细想着每句话,而桌面上摆放的画像正是这次御台所的人选。

鸣人拿起那几张画像细细地看着,依旧是自己熟悉的伙伴。但是突然要在其中选一个人成婚,真是一个不小的惊吓。

看着那些名字。宁次雏田,那肯定是日向家的婚嫁人选了吧。还有这个,宇智波家的。
嗯,是鼬哥,还有这个泉…………谁来的?
奈良家的是……鹿丸………,算了找他绝对会被邻国的砂爆公主追着打的。

耶!!!连我爱罗都可以啊!不是说要选公家的孩子吗?

哦,还有和亲这种东西。不过最多也就侧室吧。

果然还是做公家的比较幸福吧嘚吧呦。

“哟西!后面应该没有了吧。之前每家也就两个而已的吧。那么就把比较钟意的人选交给妈妈看看吧,嗯,就这样决定了。”

性格开朗的鸣人看着这一份份画像就像原来自己处理公务一样,完全忘记之前玖辛奈严肃的谈话,也忘记了之前警告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有多么可怕。

准备好了吗,来自大奥的人们?

好戏才刚刚开始…………

第二日在接受完早拜处理完政务后,鸣人就去看望住在二之丸的父母并告诉了希望御台所的人选。

“是日向家的孩子啊。不过也好,只要你喜欢就好。”玖辛奈和水门看着鸣人,回想着儿子从小小的婴儿长到如今独当一面的将军大人。
心里万分感慨,但是在感慨之余还是有事情要嘱托。

“鸣人啊,你也很快要成婚了。有些事情爸爸妈妈也是要告诉你的。”水门说道这里有些不好意思道。

“嗯?有什么吗,爸爸?”鸣人看着支支吾吾的水门,十分疑惑爸爸现在的行为。

“啊,这个事情我们在面麻成婚的时候也说过。”玖辛奈接过水门的话,继续道“我们漩涡一族的人都是特殊的体质,就是就算是男子也是会怀孕生子的。所以到时候婚后要注意节制不要到时候怀了后悔莫及。而且,最好不要怀上他的孩子。”

“切,才不会呢!”鸣人羞红着脸跑走了。

怎么可能会怀孕啊嘚吧呦,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啊!不对,现在只能成为将军了。

=========================================================================================================================================================================================

市集上

“听说了吗?将军大人要结婚了。”
“哦真得吗?有没有说是谁家的小姐啊?”
“是日向家的公子,不是小姐。”
“不过将军大人可是漩涡家的人,下一任少主的诞生肯定也不成问题。”
“那是………我和你说啊…………”

一个身在暗处的少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在听到路人的话语后身上更是散发着冰冷。

“哇啊,快看那个人,他好帅啊。”
“是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
“我们上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两个花痴女完全没有留意这个男子骇人的气息,上前搭讪。

“请问这位公子是哪家的?”
“滚!”男子连头也没有转,冷冷地蹦出一个字。

但是这个是什么年代啊。二女也不示弱,你让我滚我就滚,多没面子啊。

“喂,你可别不识抬举,我们可是……………”那女的伸出手想把男子转过来教训一顿。哪知那男子倒是自己转过来,这一转不可怕,可怕的是看到正脸后。

“对不起公子,我们……我们是无意的。铃子我们快走………”

只剩下那男子以及他那一双红通通的眼睛。

“吊车尾的,给我等着!”



而后的三个月中,鸣人除了跟着玖辛奈学习处理政务,其他时间都跟着水门还有御年寄们熟悉婚礼的过程。

“到时婚礼需要邀请的人员名单,请将军大人确认。”御年寄在玖辛奈水门确认完名单后便交于鸣人过目。

“嗯,你先退下吧。有事我在传召。”

“是。”在鸣人吩咐后,御年寄便退出房间在外面等待鸣人的命令。

要邀请的人还挺多的嘛。从妈妈这一代开始的女将军都请回来了。嗯………这个卡卡西和带土竟然也算是幕府的人?哦,卡卡西是老中啊,带土………嘛…也算是公家贵族的人,也得请。

这几个家族的人啊,嗯?
“佐助???!!!!怎么他也会出现的!!!陇川!!”鸣人看到名单上的名字赶忙把御年寄叫过来询问。

“是,将军大人!请问有何事需要帮忙的?”陇川听到鸣人的传唤声赶忙进屋。

“这个宇智波佐助……可是公家的公子?”
“是的将军大人。佐助公子是宇智波家的二公子,亦是本次御台所候选人之一。”
“哦,是这样啊。”那么上次的画像上为什么没有见到他啊!!!!mmp!!

另一边

“哟,我愚蠢的弟弟哦你在干嘛?”刚和止水逛完街回到家里的鼬看着自家的弟弟在暗戳戳的做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不关你的事。”前几个月在外面逛完街并且被人调戏又受到刺激的佐助在这些天里都在想着如何报复那个该死的之前死缠烂打说他是最好的朋友,之后一句话又不说就回来结婚的负心的吊车尾。身上的黑气已经把伺候他的仆人吓得吃不好睡不着了的过了几个月。

“不要因为鸣人没有选你就消沉啊。”鼬一边说一边吃着止水给他买的三色丸子。

佐助厌烦地开口,“你个家伙不要在我房间吃东西啊!”明明知道自己的心事还要来戏弄他。

“哎呀,佐助长大了都不肯和尼桑谈心了。那我还是把妈妈叫来吧。”无视佐助杀人的气息,鼬便踩着欢快的脚步去把美琴叫来。

美琴刚开始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去到佐助的房间后…………

“佐助,你怎么了?”温柔的美琴妈妈十分担心这个别扭的二儿子,明明和恰拉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性格却是南辕北辙。为了这个又别扭又中二的儿子,美琴可没少花功夫在他身上。

“妈妈………”黑气佐助抬起头望着门外问道。“到时候那个吊车尾的婚礼我们是不是也要参加啊?”

“佐助怎么问起这个啊?这个婚礼我们肯定是要参加的。还有……”美琴轻轻地戳了一下佐助的额头“不要随便叫将军大人吊车尾的……知道了吗?”

“………………”

“那妈妈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美琴看着这个别扭的儿子,摇摇头离开了他的住处。

====================================================================================================================================================
“恰拉,你当年是怎么娶到面麻的?”佐助一脸正经(面瘫)得对着家里唯一结了婚并且妻子还是将军家出身的弟弟询问道。

“我?娶面麻?怎么你有什么暗戳戳不可告人的事情要做对吗?我的好尼桑。”恰拉助有着和佐助一模一样的面容,但性格却截然不同。但是怎么说两人都是双胞胎,心灵感应让恰拉能马上想到兄弟的内心。

“怎么?不可以吗?”佐助端起茶用余光狠狠盯了恰拉一下。

“哎呀尼桑,”恰拉站起身拍拍自家兄弟“对付将军大人是不能用对付面麻的方式的,毕竟……”恰拉扬起灿烂的笑容
“将军大人太天然了,你还不如直接给他打个直球。”

说完这番话,恰拉也没有久留。毕竟恋爱中的男人不好惹,说错话了还要被二哥抓过去打一架,好处没讨到还带回来一身伤,得不偿失了。

不过有小猫咪伺候,也挺好的。

TBC
============================================================================================================================================================================================================================================================================================================================================================================================================啊啊啊啊啊,好久不见米娜桑⊙∀⊙!。整整半年都在紧张的考试中度过,而我也终于找到了半年前书写的大纲,按照大纲的走向我可能整篇文写完也差不多要几万了【毕竟这里4k多字我都还没把第一part写完】

根据大纲来说会有很多人物出场,作为一个后宫向的文章,肯定会有其他人对鸣人的爱慕或者鸣人特别依赖某个人之类,所以我要打个预防针。

好的,我的表演完了,谢谢大家。(悄咪咪的说一句点赞评论有助文章掉落【请毫不犹豫地砸我吧!!!!!】。不说了我要去养家里的四个野男人了。)

终于等到信长的角色歌登场了!!!!

mori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ε`*)

我要为信长大人爆灯!!!!!love you!!!!

今天和雷狮一样,喝酒撸串。

赞!!!ヽ( ̐〥 ̐)ノ